盧雅墨:無盡犧牲

2017-12-08 來源:本站
字體 【
分享:

    2017年9月10日下午三點,《ENDLESS SACRIFICE 盧雅墨:無盡犧牲》展覽在西安當代美術館開幕。  此次展覽展出了當代藝術家盧雅墨作品50多件。對于盧雅墨來說,他的作品更加注重的是圖像間的對話與溝通,因此他在不斷的消解某種圖解的危險,并有意架構出一個新的視覺狀態,把現實的圖景放進古典志怪的視角中,形成新的距離感。當這些圖像投射到歷史和未來時,卻又隱喻了當代人的迷思。正如,路易·阿爾都塞的觀點:“構成幻象的同時,我們還承認它們的確影射現實,因此需要它們加以闡釋以發現在世界的這些想象再現背后的世界的現實。

    生命形態的改變,是中國自然神論中最迷人的部分。所謂“化蝶”,“腐螢”,無不涉及到形態的轉化。化,古字為“匕”。甲骨文從二人,象二人相倒背之形,一正一反,以示變化。《禮記·樂記》:“和故百物化焉。”藝術的癡狂,也在于那迷離轉化之際,似是而非的妙境。

    盧雅墨的藝術,是自墨線始。純正的中國水墨,逸筆草草,務求其神似。神似,即是筆墨形態的轉化。以南宋梁楷的《潑墨仙人》為例,無形無相,墨色濃淡氤氳,寥寥數筆即成古今人物逸品,神魂酣暢。細看來,筆墨已經不是筆墨,亦不是仙人的肉身泥像,而是直接轉化為生命的一團氣機。

    盧雅墨在自述中寫道:“藝術的復雜性是無從界定的,但對創作而言,只不過是不同的人作出不相同的選擇的結果。無論做什么,化學的情感,原始的本能促使我們向著虛無的未來前行,未來將沒有歷史,沒有觀念,沒有意義,我們終將會是宇宙中的無數星辰。”

    盧雅墨的藝術,正是這樣一種不可思與不可議:深淵之中記述不可見和不可感的幽冥造化。只是, 我們又焉知這不可見,不可感的世界,不會像一根刺那樣直接通向我們的歷史和肉身呢?畢竟,在他的影像中記述道:每一個人都帶著那根刺降臨。